經營管理
老礦的“智慧”模樣——走進蔣莊煤礦百米井下感受“一提雙優”的無窮魅力
發布時間:2019-11-19 文章來源: 作者:尹麗君 瀏覽:

 

一鍵啟停、遠程集控、“鼠標采煤”……近年來,隨著“一提雙優”建設的深入推進,諸如此類的關鍵詞伴隨著礦井智能化生產應運而生。智能化生產究竟“智”在哪里?智慧礦井究竟是什么模樣?這些疑問,隔著百米甚至幾百米地層,始終像蒙著一層面紗,勾起人們的好奇心。

帶著和眾人一樣的疑問,時隔三年,筆者近日再次走進蔣莊煤礦百米井下,直擊現場、深入采訪,發現,一切都已悄然改變了模樣。

乘罐車、換人行車,穿行在整潔優美的生態文明大巷中,依稀可見三年前的影子,只是相較于以前大巷中人來人往的熱鬧景象,此行明顯感覺冷清了許多。

“記得以前幾乎所有的車廂都是人,今天并不是周日,怎么人那么少?”藏不住心中的“問號”,筆者便向司機師傅尋求答案,“這已經是我們的常態了,自我們率先在礦區試點實施‘大型礦井入井不超200人’勞動組織優化后,單班入井人員已從最多時的500多人,減少到現在的230人以內,所以感覺人少。”

據筆者了解,該礦目前有兩個生產頭面、八個掘進迎頭,還需完成日常的物料運輸、通風、排水等多項工作,一座年核定生產能力為275萬噸的大型礦井,每班僅230個人能完成礦井的安全生產任務嗎?筆者心中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下了人行車、改坐猴車,一路走,一路看,一項項創新、一個個發明創造成為沿途最“靚麗”的風景——由該礦自主研發僅一人就可輕松駕馭的巷道全斷面自動沖塵車、無人值守的變電所電子門禁系統……到處都有驚喜、隨處可見“智慧”。

“看到了嗎?這就是傳說中的‘天軌接地軌’。”來到該礦綜采一區施工的3上907智能工作面運輸巷,同行的該礦綜采一區黨支部書記顧峰指著地面上的運輸軌道和頂板上方的運輸軌道說。

據顧峰介紹,以前該礦每家生產單位都設下料組,這樣特別牽扯生產區隊的精力,也存在安全隱患。近年來,該礦堅持“專業的人干專業事”,在礦區率先取消采掘下料組,組建專業化物料運輸隊伍,在采掘頭面打造標準料場,推行集裝化運輸、快遞化配送等“一站式”服務新模式。該礦物料工區經“地軌”將物料運送至各單位標準料場后,他們再用“天軌”——氣動單軌吊,將各種生產所需物資設備運到工作面。

“原來無論多重多沉的設備,我們都需要人背肩扛地運到工作面,使用這個‘天軌接地軌’就有效把工人從辛苦的體力勞動中解放了出來。”顧峰說。

沿著運輸巷繼續向前走,努力尋找以前采煤工作面給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一排排整齊劃一的柱子,記得這些“鐵柱叢林”猶如一個個看家護院的鐵將軍一樣蔚為壯觀。然而,快走到巷道的盡頭,也沒有看到它們的影子。

“我們現在用注漿錨索代替單體支柱進行超前支護,不僅減少了生產期間的人員設置,還大大降低了職工的勞動強度、提高了安全系數。”顧峰介紹道。

滿懷對智能化工作面的好奇之心,終于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3上907工作面,煤機轟鳴,煤流滾滾,只見龐大的采煤機就像沖鋒在前線的戰士,所到之處,一塊塊烏金應聲而落。186架高大威猛的電液控支架一字排開,不時根據采煤機的走向自動跟機移架。還有膠帶輸送機、破碎機、轉載機等設備“自動自發”地前行、推溜、傳輸,然而,偌大的工作面卻看不到工人的身影,所有的操作指令都在距工作面幾十米開外的集控中心發出。

“收護幫板、收前控梁、降前支柱……以前僅移架這道工序就有七個流程,需要人工一項一項地完成,必須得設置3~4名支架工才能正常工作。”顧峰介紹說,以前一個檢修班最多時達40多人,生產班30多人,而現在整個綜采一區一共才49人。

據了解,該工作面應用以太網、無線、視頻、液壓等技術,通過采煤機記憶截割調節控制、電液支架跟機移架控制、運輸系統集中控制等技術,實現設備的就地、集中、遠程三級網絡管理,開啟了“以工作面自動控制為主,人工干預為輔”的智能生產模式。

一路走來,像這樣的新工藝、新技術不勝枚舉,蔣莊煤礦按照“機械化換人、自動化減人”的理念,盡可能將礦工從最危險的工作環境中解放出來,讓他們從“臺前”轉為“幕后”,搖身一變成為各類機械設備的“指揮官”“巡檢工”,勞動強度也大幅降低,工作時間由8小時減為6小時,真正實現了“無人則安、少人則安、少時則安”。

“坐在集控室里就能把煤采,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現在竟成為常態。我們煤礦工人真的是今非昔比,井下工作時間越來越短,回家陪伴家人的時間越來越長,快樂工作、幸福生活已成為我們新時代蔣莊人的新標簽。”集控室操作員趙利力難掩幸福地說。

一線人員越來越少、勞動時間越來越短、工作越來越輕松,卻沒有影響礦井的產量和效益。據悉,該礦在采掘隊伍同比壓縮60%的情況下,采煤、掘進工效反而分別提高210%、71%。今年1至9月份,該礦完成商品煤銷量174.08萬噸,實現收入17.08億元,真正做到了減時不減量、減人不減產。

離開時,筆者感慨萬千,短短三年的時間,井下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僅真切體會到了“一提雙優”的無窮魅力,更深刻感受到了“煤黑子”變“煤亮子”的幸福模樣。

三十年老礦,如老樹逢春,重新煥發勃勃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