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藝苑
?【散文】故鄉
發布時間:2019-11-22 文章來源: 作者: 瀏覽:

 

我的故鄉是一座礦山,它有一個讓我從小就感到很困擾的名字——柴里煤礦。

說它的名字讓我困擾是因為在我小時候的記憶里,大家簡單稱呼這里為“柴里”,以至于我總認為我家住在一個柴火堆上。后來,長大了,漸漸有了煤礦這個概念后,我把自己長得黑歸結到煤灰身上。不過,說實話,柴里礦的居民生活區其實是很干凈的,所以長得黑這個鍋就沒法甩給它啦!

說到柴里礦,它其實是個很樸實的地方,就像是一個安逸的小鎮,沒有大城市的喧囂和燈紅酒綠,有的僅僅是一片沉靜的湖,一方空晴的天,還有一群可愛的人。而對于我來說,我童年和少年的青澀與懵懂全都留在了這里。

追根溯源,到柴里礦落地生根是因為我爺爺的退伍復員。我生在這里并在這里實實在在地生活了十八個年頭。后來,因為爺爺的去世,親人工作地點的變動和我上大學的原因,我們搬離了這個我稱之為故鄉的地方。

剛搬走的時候我似乎并沒有明白故鄉的真正意義。以前也曾看過很多文章,說離開家鄉的那一刻是如何如何的不舍,在我看來隱隱有點“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意味。直到許多年之后,偶然回到家鄉,才懂得了所謂“故鄉”的意義。那是一種心里酸酸的無法言喻的感覺,眼前的每一處景物都似乎如此熟悉卻又有些陌生。再后來,也就明白了,歲月或許會給這個地方不斷更換新顏,但在你的心底存留的卻永遠都是它最初的模樣。

我感覺似乎是一種緣分,在我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就跟隨黨員前輩們到柴里礦參觀學習。到礦上的那一瞬間,我的心里盈滿了感動,那是一種久違了的酸楚又摻雜著些莫名的喜悅。雖然停留的時間不長,但我卻已然滿足。

時光流轉,歲月如梭,所謂鄉故,歷久彌新。或許生命中所有的長大都免不了一些離去,但總有一個地方會在你心底閃著光,它是你的軟肋,也是你的盔甲,讓你盈滿深情柔軟無比,也讓你無懼風雨勇敢前行!